驻马店网

娘的尿布为儿搭起幸福的摇篮

□许春旭

入夜10时以后,廊道里的灯光依次熄灭,病房里才渐渐安静下来。

紧挨在娘的身旁,躺在牵引用的陪护床上,透过窗外施工现场的余光,抬眼就见床的横杠上挂满了娘的尿布,宛若白色帷帐紧紧地包裹着我,疲惫的身躯顿觉舒缓。

床上除挂的衣服、毛巾,四围能够搭晾的娘的尿布也就八九片,加上晾干折叠好和娘正用着的,尿布共29片,大都是娘在老家撕扯下的粗白棉布。娘说,尿布好,用了换,换了洗,洗了还管用。

娘和父亲一样,一生勤劳节俭。为了抚养我们长大成人,为了供我们上学,总是把一分钱掰成几瓣用,长年累月超负荷地劳作,他们的身体严重透支。父亲过早地离开了我们,娘在30年前患上腰肌劳损,那时疼得很厉害。

“你娘在咱家一天福没享……”26年前,弥留之际的父亲紧紧抓住我的手,交付了三件事,第一件就是要我们兄妹无论如何都要治好娘的病。我哽咽着答应了父亲。

以后的日子里,我们兄妹五人都相继成家。我们包括我们的晚辈们都遵循父亲的嘱托,争着为娘尽孝。

但孝心永远替代不了病魔带给娘的痛苦。这些年,跑遍省内大小医院,寻尽远近乡野偏方,凡有希望,无不一试。可事与愿违,娘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,反而有加重的趋势……

尤其要娘命的是腰椎严重变形形成的神经性压迫,经常给娘带来锥刺刀绞般的疼痛。

母子连心,娘疼儿女心也疼。去年秋,娘不慎摔倒又做了右股肱骨手术,卧床三个月后已是春节。为了根治娘的腰腿疼病,今年3月12日,征得弟妹们同意,并和在市中医院工作的干女儿张阿芳沟通后,我带娘到市中医院,给娘做腰椎手术。

在市中医院诊治、观察16天,待全部检查结果出来,干女儿阿芳和省内多名专家、学者反复会诊评估后,3月28日8时整,娘被推进了手术室。

主刀是阿芳从郑州请来的。手术中的3个多小时,外面的我如坐针毡,无时无刻不在痛苦的煎熬中挣扎。我千百次地为娘祈祷:老天开眼啊,救娘一命吧!娘啊娘,您一定要挺住啊!

娘手术后阿芳说,手术很成功。可正当我欣喜若狂之时,孰料因夜间导尿管脱落这个小小的失误,致娘刀口感染,旋即又引发急性心脏病。娘被紧急转移到重症监护室救治。接下来娘的病情时好时坏,有过山车般的感觉。

好在市中医院众多专家技术过硬,加上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,术后70天,娘的病情慢慢稳定下来。

6月8日,通过好朋友王德贵引荐,娘从市中医院转院到上蔡恒春医院做后续治疗。当时娘的刀口还在感染,褥疮尚未痊愈,小便依然带血……

接下来的3个多月,恒春医院院长雷建华和各位独有专长的副院长,以及心脑、泌尿、肛肠、内外科的医护人员,经过反复会诊,结合市中医院治疗方案,为娘进行了综合施治,娘的多种疾病渐次好转。截至9月26日,娘的刀口、褥疮基本痊愈,心脏、血压指标趋于正常,大小便渐能自理。更为神奇的是,娘能自己翻身了,还能自己慢慢下床做轻微活动。现在娘正按照专家的指点,有序地做康复训练。

我坚信娘离站立行走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!

娘今年八十有四,我希望娘再活二十年。因为娘还没真正享上一天福,娘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!

……

窗外嘈杂的施工还在继续,路上穿梭奔驰的车辆不时发出沉闷刺耳的声响。辗转又见娘的尿布,微风拂过,轻轻晃动,帷帐清晰地变幻成五彩的摇篮。“娘在家在,家在娘在。”我默默地祈祷着。娘呻吟过后均匀的鼾声如若儿时唱给我的摇篮曲,让我很快进入了甜美的梦乡……

精彩推荐

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