驻马店网

好好吃饭

温培雅

春分芒种、立秋冬至,四季三餐、肉蔬五谷,烹调出人生百味。一个人儿时的味觉记忆可以伴随一生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舌尖上记忆的美食或是故乡的传统食物,如东北人最爱的大葱蘸大酱,上海人喜欢的开水泡饭,抑或是妈妈的几道拿手菜,哪怕是腌的萝卜条、蒸的韭菜馍,简单而醇厚的滋味中品尝到的却是乡愁与亲情。

成家后我做饭的技术也仅限于煮方便面和煎鸡蛋,向闺蜜吹嘘的“尤擅女红”也不过是缝缝上衣的扣子、补补挂烂的小洞。是什么让我变成十项全能的家常菜大厨呢?回忆起来,好像还是母爱大爆发的力量。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。儿子自幼体弱,加之我夜班过多,照顾不妥,经常生病。一个老医生的话让我如醍醐灌顶:管孩子要用心,特别是吃饭,营养跟上了,身体就强壮了,也就不生病了。从此,厨房就解除封印,我步入其中结界修炼,终于学成一身烹饪功夫。兼顾职场与厨房,研究搭配与营养,虽然经常中午12点半才下班到家,但是追求速度与激情,半个小时人影挪移、锅铲飞舞,三菜一汤不在话下。拿手菜清蒸鲈鱼、油焖大虾、红烧肘子、清炖排骨汤、蒜蓉耗油焗生菜、牛肉面等等,受到了主要食客儿子的点赞表扬。但是成品发到微信后,有诤友进谏说颜色太重、摆盘不美。大厨之路,道阻且长。吾将戒骄戒躁、慢慢修行,让“妈妈菜”发扬光大、自成一派。

一菜一蔬皆来之不易,一饮一啄品人世甘辛。换一个角度说,其实主妇的私房菜以口味为上,好不好看的倒是次要的。到了我这个年纪,一切都讲究一种踏踏实实的温度。一桌大餐反倒不如一碗精心烹制的牛肉面贴心贴肺。做一碗牛肉面花费的时间并不比做一桌菜的时间少。先是把筋多不肥的牛腩切成枣子大小,用烧开的水过一遍,洗去浮沫后用高压锅焖烂,然后加番茄、老抽炒成红润酸香的牛肉块,再加原汤、放盐。把青菜、面条都用开水过一遍,在碗里放上香菜、葱花、生抽、花椒油以及煮熟的鹌鹑蛋,面条在下,青菜在上,把炒好的带汤牛肉趁热倒入。一碗看似简简单单,但是蕴含无数爱意的“妈妈味儿”牛肉面才算圆满出炉。

喜欢做饭的人当然也喜欢吃、擅长吃。和朋友熟人一起吃饭时是我心情愉悦、大快朵颐的美好时刻。但是最怕座上出现细腰纤纤的美女端坐如观音,眼观鼻、鼻观心,鱼也不吃、肉也不夹,青菜略微吃一点儿敷衍一下肠胃,然后莺声细语曰:饱了。饱了?这就饱了?人家的肠胃是茶盅,我的肠胃是鱼缸。主人再劝,曰“减肥中”。身为同类,看着对方的筷子腿、蜜蜂腰、锥子脸,再看自己富饶的脸庞和胳膊、腿,我战战兢兢汗不敢出,筷子不敢大动、嘴不敢大嚼,感觉自己大吃大喝罪莫大焉。还有一种人,饭桌上手机比筷子拿得还勤,每道菜浅尝辄止便低头摆弄手机,周身都散发着“请勿打扰”的高冷气场,既不好好吃饭、也不好好聊天,煞风景程度无异于煮鹤焚琴,让旁观者食不下咽。道不同不相为谋,这样的人只能敬而远之。

一餐餐、一天天、一年年,转瞬就是一生。好好吃饭,用一颗爱人的心做有爱的菜,暮色四合里一盏灯火围桌而坐,用食物慰藉奔波忙碌的自己和家人。当温热带着情感的食物滑过唇齿,感受那瞬间的鲜美,所有的悲喜与得失,皆如草芥。清粥小菜家常之味,妥帖滋养凡尘人生。

精彩推荐

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