驻马店网

古诗里的驻马店(之六))古诗里的驻马店

  

◇杜平

金陵风景好,豪士集新亭。

举目山河异,偏伤周顗情。

四坐楚囚悲,不忧社稷倾。

王公何慷慨,千载仰雄名。

——唐·李白《金陵新亭》

《金陵新亭》是诗仙李白游历南京新亭时写的一首怀古诗。诗中的新亭是东晋京都建康即现在南京西南郊区的一个地名。这里依山傍水,风景秀丽。它之所以声名远播,皆因南朝·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言语》里的一则故事:过江诸人,每至美日,辄相邀新亭,藉卉饮宴。周侯中坐而叹曰:“风景不殊,正自有山河之异!”皆相视流泪。唯王丞相愀然变色曰:“当共戮力王室,克复神州,何至作楚囚相对!”

这段文字大意是从洛阳都城逃过长江的许多王公贵胄,每次碰到风和日丽的日子,就互相邀请在新亭这个地方聚集,赏花饮酒以此为乐。一次,这群人又来到这里,坐在众人中间的武城侯周顗叹道:“虽然这里的风景跟往昔一样,可山河却已变换了颜色。”于是参加饮宴的人一个个开始惶恐不安,就像被拘禁的楚囚那样,开始忧伤流泪,只有丞相王导愤慨激昂地说:“我们应当共同努力建功立业,光复神州,怎么能如楚囚一般相对哭泣!”

这个故事就这样流传下来,成语“新亭对泣”“风景不殊”即出于此。而诗仙李白这首《金陵新亭》“举目山河异,偏伤周顗情”中的周顗就是今天要说的我们的老乡。

周顗(yǐ)(公元269年~322年),字伯仁。汝南安成(今河南省汝南东南)人。晋朝名士、大臣,西晋安东将军周浚之子。

史书上讲,周顗少年时便有声望,刚满二十岁就袭封武城侯,世有周侯嶷山之誉,曾任长史、军谘祭酒,后出任宁远将军、荆州刺史、护南蛮校尉,官至尚书左仆射。王敦之乱时,周顗被大将军王敦冤害,终年五十四岁。后追赠左光禄大夫、仪同三司,谥号“康”。

就像“新亭对泣”这样的故事一样,历史上有关周顗的典故还有许多,反映在古诗当中的更是屡见不鲜。且听诗云:

泽国春来少遇晴,

有花开日且飞觥。

王戎似电休推病,

周顗才醒众却惊。

——唐·羊昭业《皮袭美见留小宴次韵》

这首诗讲诗人与朋友喝酒的事,其中用到“周顗才醒”的典故。它的出处有二:其一是《晋书·周顗传》:“顗,以雅望获海内盛名,后颇以酒失,为仆射,略无醒日,时人号为‘三日仆射’。”其二是南朝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任诞》:“周伯仁(顗)风德雅重,深达危乱。过江积年,恒大饮酒,尝经三日不醒,时人谓之‘三日仆射’。”二者之意都是在说周顗常常酒醉失态,又不理俗务,故有“三日仆射”之称。后因为羊昭业《皮袭美见留小宴次韵》这首小诗也被称为“周顗才醒”。

说起来,过去古人常常把善饮者和能饮者称为酒仙、酒徒,好像周顗不在其列。但提到酒,若与那些个酒仙、酒徒排个座次,周顗绝对当仁不让、名列其中。为何这么说呢?一是他嗜酒如命,他姐姐去世,他醉了三天;他姑姑去世,他醉了两天。为此他曾在亲朋当中“大损资望”。二是量大如海,常能饮酒一石。过江后,几乎每天大醉,常称没有对手。有一天江北来了一位旧时酒量颇大的朋友,周顗特别高兴,二话不说,上来就是一顿痛饮,直至两人都喝得烂醉如泥。等到周顗酒醒过来,打发人去宾馆看望客人时,客人已“因患腐胁而死”。三是不讲场合,有一次皇帝在西堂大宴群臣,当酒喝到痛快时皇帝问:“今天名臣共集,尧舜那时能如现在吗?”周顗因酒壮胆,挺直身子高声说:“今天虽是人主相同,但哪能与圣世相比!”皇帝听后大怒,起身下令在场的廷尉将周顗收监,处以死罪。过了几天,皇帝也明白,周顗虽酒后当堂叫嚣,辱没朝廷,但罪不至死,于是就把他放了。

说过周顗喝酒,再说说他的幽黙与机智。看诗:

《答孔周翰求书与诗》(宋·苏轼)节选:

不蒙讥诃子厚疾,

反更刻画无盐丑。

征西自有家鸡肥,

太白应惊饭山瘦。

又:《洪致远屡来问诗作长句遗之》(宋·周孚)节选

劳君日日来徵诗,

试欲把笔心自疑。

无盐已老稍识耻,

安敢唐突西施为。

文豪苏东坡和诗人周孚在诗中提到的“刻画无盐,唐突西施”是一个成语故事。出自《世说新语·轻诋》:庾元规语周伯仁:“诸人皆以君方乐。”周曰:“何乐?谓乐毅邪?”庾曰:“不尔,乐令耳。”周曰:“何乃刻画无盐,以唐突西子也?”

大臣庾亮在一次相聚时对周顗说:“大家都拿你和乐氏相比。”周顗问道:“是哪个乐氏?你指的是战国的乐毅吗?”庾亮回答:“不是乐毅,说的是前朝尚书乐广啊。”周顗听后立刻自嘲说:“怎么能这样抬举我,这不是刻意美化无盐(即钟离春,古代传说中的丑女)来亵渎美丽无比的西施吗?”

无盐与西施,极丑对极美。把她们两人相提并论,那等于把丑的抬得太高、把美的贬得太低。于是,后来的文人们面对别人的恭维和赞誉时往往就“刻画无盐,唐突西施”一番,即使大文豪苏东坡亦不例外。

俗话说,是真名士自风流。在我眼中周顗便是个货真价实的真名士。他的所作所为有时荒诞不经,为世不容;有时却机智过人,云淡风轻。丞相王导和周顗是多年的好朋友。一次饮酒后,王导把头枕在周顗的膝上,用手指着周顗凸起的肚子问道:“这里头到底都装些什么呢?”周顗笑答:“这里头空洞无物,但足可以容纳几百个类似你这样的人。”成语“空洞无物”即由此而来。

五十四岁那年,周顗被叛臣王敦所杀。原因很简单,周顗不该杀而被杀。

当时,大将军王敦起兵作乱,其弟王导怕受牵连,一大早便带着一大帮家人跪在宫殿门前等候皇上发落。恰在这时周顗进宫,王导便小声对他说:“伯仁,我全家100多口人就靠你了。”结果周顗装着没听见,昂首走进宫去。然而周顗见到皇帝,却为王导说尽了好话,皇帝采纳了他的意见。在宫里,周顗又犯了老毛病,见酒又喝,直至喝醉了才出来。这时王导还在宫门口跪着,周顗视而不见,一边走还一边大声道:“今年杀叛军贼子,换个斗大金印带在身上。”回到家后,周顗又连忙写了一篇奏折,仍替王导求情。可王导不知道是周顗在救他,反而非常恨他。

后来王敦政变成功总揽朝政,询问王导:“让周顗做三司行不?”王导不回答。又问:“不做三司,就做尚书令行不?”王导还不说话。王敦便说:“如果不配为官,那就杀了他。”王导还是沉默。于是王敦下令杀了周顗。当士兵将周顗逮捕,途经太庙时,周顗面向太庙大呼道:“贼臣王敦,倾覆社稷,枉杀忠臣,神祇有灵,应速诛殛,毋使漏网。”话音刚落,就被士兵用戟刺口,血流到脚后跟,而周顗坦然自若,沿途看到这种情景的人都为他流泪。周顗被杀后,王敦派人前去周顗家中搜查,只搜出几只盛着旧棉花的破竹篓和酒五瓮、米数石,再无别物。

然而故事到此并未结束,后来官位依然的王导在整理中书省文件时,意外发现周顗为他辩解的奏章,这才明白周顗始终都在为他开脱,只是不愿在他面前表白而已。想到自己不负责的沉默,王导后悔莫及。他回家后对家人说:“我虽然没有直接杀死伯仁,可伯仁却是因我的不作为而死。幽冥之中,我对不起这个好朋友呀。”

这也是成语“伯仁因我而死”的出处。我们遥想当年周顗一生,无论是“新亭对泣”还是“周顗才醒”,无论是“刻画无盐”还是“空洞无物”,他真的做了一个有故事的人,就这一点,死又何憾。最后,以一首古诗吿慰这位乡党,多少年过去,人们依然没忘他。

《感事三首》其二(唐·元稹)

自笑心何劣,区区辨所冤。

伯仁虽到死,终不向人言。

精彩推荐

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