驻马店网

时近中秋情更切

□朱国喜

一场秋雨一场寒,十场秋雨得穿棉。这是老话,也是农谚。老祖宗的话果然灵验,几场暴雨过后,暑热逐渐退去,秋凉越发明显,早晚变得凉爽起来。

工作的忙碌、扶贫的紧张、迎接新中国七十华诞的各种活动,我们好像忘记了还有个重要节日临近。若不是几天前受诗友邀请参加他的诗集研讨会,真的没感觉到中秋节正一步步向我们走近。

那天上午,一帮诗友在位于确山县产业集聚区的“喜来顺食品有限公司”的办公楼上聚齐,为诗人马长来先生举行《夕阳情怀》研讨会,参会的有市文联和市作协领导,也有县区作协主席。大家为了诗歌聚在一起,也为中秋的象征月饼聚在一起。

马长来先生青年从军,转业后接手妻子喜梅的家族企业月饼食品厂,由驿城区做到确山,由小做大做强。他为企业取名“喜来顺”。如今,长来先生把企业交给儿子打理,自己一心玩诗弄词,写人生,写军旅,写月饼,不亦乐乎!

研讨会开始前,诗友们品尝喜来顺月饼,戴上脚套、卫生帽参观忙碌的生产线。香甜充溢车间和厂区,让人不由得想到中秋,想到亲人,想到小时候过中秋的情景。

记忆中,一年中最美好的节日就是春节和中秋。春节热闹,吃喝玩乐;中秋节更有让人留恋的好处。彼时,秋禾收罢,芝麻磕尽,月色最明。入夜,又圆又大的月亮早早升起,为不通电的山村挂起一盏明晃晃的天灯。母亲知晓儿女的心意,喝罢汤,准时在简陋的庭院里摆上老式月饼,还有用新芝麻烙的焦馍。虽然那时的月饼不像现在的月饼样式多、味道美,但举家共享中秋节的感觉很好。父母年轻勤劳,我们好学上进,日子充满希望。吃罢月饼和焦馍,母亲在洒满月光的院子里讲一成不变的故事,嫦娥、玉兔、吴刚和桂花树,还有广寒宫,吸引着我们不停地向月宫张望,盼着嫦娥能飞下来。听罢简单的故事,我们跑出院子,在月光下玩杀羊羔、捉迷藏,直到父母喊回家才被迫散去。

如今,我们弟兄几个已经人过中年,天各一方,彼此各有家庭,子女们也陆续步入成家的年龄,而我们的父母早已垂垂老矣。一切都在改变,居住条件变好,交通通讯愈发方便,出门开车,说话视频,月饼丰富味美,鸡鸭鱼鹅盈桌,唯一不变的是天上的明月和中秋习俗。

人生易老,亲人远隔。每逢中秋临近,我只有借苏轼的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来寄托浓浓的相思。也许,我的亲人们也会对月涌思情,想到的该是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吧。

精彩推荐

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