驻马店网

音乐教师

◇王太广

在农村的小学校里,音乐课几乎成了“唱歌课”,也就是传统民间艺人“梨园式”的教唱——老师唱一句,学生跟着唱一句。在这期间,我们通过这种方法学会了不少革命歌曲。

1970年春节后,我上初中了。上第一节音乐课时,一位身材稍瘦,个子偏高,精神焕发的中年男子健步走进我们水屯联中八班教室。他把一卷白纸和一个黑色的长皮箱放在讲课桌上后,开始自我介绍:“同学们,我叫杨闻歌。”然后,拿起一支粉笔,把自己的名字写在黑板上。他静静地扫视了一下学生说:“同学们,新中国成立前,为了躲壮丁我到漯河当长工时听说大华艺师招收学生,在那上了4年学。等我毕业后,日本鬼子投降了。我利用学过的音乐和美术知识在西平县五沟营完中教学。新中国成立后才回到汝南四中(老君庙)任教,现在又回到了老家。俺家就是北边陈楼大队杨寨的,算是落叶归根吧!下面开始上课。”他弯腰打开小皮箱,从里面取出一把小提琴,好多同学没见过这玩意儿,很惊讶。杨老师一只手握着小提琴的头,另一只手拿着弓子,下巴倚在小提琴的后边,随着他的拉动,响起了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的优美旋律。教室里一片寂静,待杨老师把这首曲子拉完,教室里响起了欢快的掌声。杨老师问大家:“好听吗?”同学们齐声回答:“好听!”他风趣地说:“告诉你们吧,这把小提琴是用我的一件大棉袄换来的……”他又说:“音乐就是通过唱、玩、拉、动,增强大家的兴趣,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学会唱歌、陶冶情操的,在欣赏欢快优美的旋律中体会到毛主席的伟大、首都北京的可爱。”之后,杨老师把缩卷的白纸打开,从衣兜里掏出图钉摁在黑板上方。两张白纸是用毛笔抄写的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》的歌谱和歌词。杨老师并不是先教唱歌曲,而是先给我们讲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后,烧、杀、抢、掠,无恶不作,激起了全国人民反抗的历史背景,让同学们加深对歌曲的理解,然后自己先唱一遍,让同学们感受到中国人民为争取自由和民族解放而战斗的百折不挠、奋勇拼搏的大无畏精神。杨老师还简单介绍了作曲家麦新为29军大刀队创作的背景,讲解了简单的乐理基础知识以及如何识简谱等。他开始一句一句地教,打着手势,唱唱停停,告诉我们哪个地方音调该高,哪个地方音调该低;哪个地方音调该快,哪个地方音调该慢;哪个地方音调该长,哪个地方音调该短。他不厌其烦,非常耐心。同学们很快就学会了,一节课结束,大家很开心。

我们过去没有正儿八经地学过音乐知识。上小学时,虽说有音乐课,但老师只是领着我们唱唱《东方红》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《社会主义好》《学习雷锋好榜样》《打靶归来》等革命歌曲。有时音乐课还变成了自习课。真是不比不知道,上了这堂音乐课,大家不仅对杨老师印象好、评价高,而且对他的教学方法和拉小提琴的技艺很敬佩。打那之后,每到上音乐课时,大家就特别有精神。他教过的歌,同学们记得很快,唱得特别齐,连爱逃课的调皮男生也都是扯大嗓门,唱得非常带劲。

杨老师的音乐课上得多了,我们也渐渐地熟悉了。有一次,我随他儿子杨铁刚(比我高一个年级)到他办公室。那是在大礼堂西边北头的第一间房,屋子里很简陋,一张床、一张桌子、一把椅子、一条大板凳、一个洗脸盆架、一根铁丝横穿在屋子中间,上面搭了两条毛巾和几件衣服。东西不多,但摆放很整齐。墙壁上糊满了报纸,北侧墙上挂着杨老师画的“四扇屏”,显得文雅别致。

看来杨铁钢也很少到他爸的办公室,他表现得很拘谨。要不是他爸说一声“坐吧”,他还呆呆地站着。当杨老师主动问我对音乐课有啥建议时,我说:“前几天,水屯街放过《英雄儿女》电影,那里面的电影插曲挺好听,可惜不会唱。”他一听便明白了,爽快地说:“我教你们,那首歌叫《英雄赞歌》。”

过了一星期上音乐课时,杨老师果然把提前抄写在白油光纸上的《英雄赞歌》的歌词挂在教室的黑板上。每当我唱到“烽烟滚滚唱英雄,四面青山侧耳听……”就会把自己的思绪带进炮火连天的战场,脑海里就会浮现英雄王成高喊“向我开炮”的画面,由此,杨老师成为我崇拜的偶像,这首歌也成了我最喜爱的歌。

杨老师拉小提琴不仅活跃了音乐课的气氛,还提升了同学们的乐理知识和欣赏水平。每当学校举行文艺演出时,杨老师的小提琴独奏都是保留节目。他演奏的《红色娘子军》《白毛女》《满怀深情望北京》《毛主席的光辉把炉台照亮》等旋律优美,音色自然,让我们在旋律中感受红色岁月的激情澎湃,回味无穷。尤其是他独奏的《山丹丹开花红艳艳》,在旋律与节奏上保留了“革命歌曲”高亢激昂的风格,在明快的曲调中蕴含着悠扬,充分展示了小提琴优美的音色,给人以朴质而高雅的美感……

时至今日,回想起杨闻歌老师拉小提琴的风采,那优美的琴声依然回荡在耳畔。

精彩推荐

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